<samp id="q6g4m"></samp>
<center id="q6g4m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q6g4m"><wbr id="q6g4m"></wbr></noscript><sup id="q6g4m"><acronym id="q6g4m"></acronym></sup><code id="q6g4m"></code>
<code id="q6g4m"></code>
中國招標投標網已于2018年12月24日啟用域名 www.inylm.com,并對網站僅留下升級改版,如您對改版后的中國招標投標網有何意見或建議,可發送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

熱門搜索: 工程 北京 華潤萬家 變壓器 環境 修繕 服務 改造

融資難、融資貴?民企如何達成銀企融資標準?

2019-03-13 來源:《中國招標》周刊 打印此頁 加入收藏

  當務之急就是把黨中央和國務院的大政方針、具體政策落實到位,要解決民營企業發展過程中所遇到的名義上平等、實際上不平等的潛規則問題。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是中央的大政方針,如果不能平等地對待民營企業,從講政治角度說是不合格的。

□文/武文卿

  在主題為“政協委員談優化營商環境、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”的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第二場記者會上,全國政協常委、全國工商聯副主席,北京葉氏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葉青表示,民營企業并不全都是融資難融資貴,關鍵是企業能不能符合金融企業融資標準。

  除葉青外,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、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,全國政協常委、全國工商聯副主席,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等出席了記者會并回答記者提問。

微信圖片_20190313155745.jpg

  民企并不都是融資難、融資貴

  【民營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是普遍現象,但并不全都融資難、融資貴。這與企業自身有一定問題有關,如:具體的民營企業是不是符合現在金融企業融資的標準?】

  對于《金融時報·中國金融新聞網》記者“一些企業家反映融資難融資貴,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民營企業的經營成本。這個難題應該如何破解”的提問,葉青坦言:“民營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是普遍現象,但就我的企業來說并不難。”民營企業并不全都融資難、融資貴。這與企業自身有一定的問題有關,如:具體的民營企業是不是符合現在金融企業融資的標準?

  很多民企還可以融到一些短期融資,這不利于企業發展。因而建議很多金融機構、包括銀行,應該增加金融產品,比如中長期貸款,這有利于穩定信心、把企業做扎實。一些小微企業,不知道如何貸款,一有問題就想到典當行、小額貸款公司,其實銀行有這些產品,建議銀行適當地對小微企業作貸款輔導。

  還有就是大型國有銀行的業務是全國性的,我國地大區域廣,有些地區民企比較集中,像溫州基本上都是民營企業,而東北很大一部分是國企。作為大的國有銀行,制定金融政策是一樣的,這兩個地區要用一個政策去要求,可能就不容易貸到款,應因地而異,把產品做細,這樣融資難、融資貴問題就可以逐步解決。

  在回答《工人日報》記者“在政府部門大力推動優化營商環境,支持民營企業高質量發展的同時,民營企業自身還面臨著哪些發展障礙”的問題時,葉青認為:近年來,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連續出臺政策,加大對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,民營企業高質量發展的外部環境有了很大改善。

  營商環境的改善,不單是政府一方面而是多方面的,社會以及企業自身也有義務改善營商環境。民營企業要聚焦實業、做精主業、做強做優,一句話把自身的企業做好,才能贏得更好的營商環境。

微信圖片_20190313155754.jpg

  把政策落實到位

  【在政策執行力問題上,大的戰略部署、頂層設計,如:行政性壟斷行業的改革問題、放寬準入鼓勵競爭等,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、五中全會、十九大文件里都講得很清楚,具體政策出臺不少。最近國務院新頒布市場準入負面清單,規定外資、內資、國資、民資一律平等。】

  針對《人民日報》記者“當前如何消除民營企業在市場準入方面還存在體制性、政策性障礙”問題,劉世錦明確,近幾年在放寬民營企業準入方面國家出臺了不少政策和措施,也取得一定程度的進展,但很多年的“彈簧門”、“玻璃門”、“旋轉門”問題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。

  對此,劉世錦建議:一要強化政策執行力;二要有好的案例引路;三要對外、更要對內開放,特別是對民營企業開放。

  在政策執行力問題上,大的戰略部署、頂層設計都有,如:行政性壟斷行業的改革問題、放寬準入鼓勵競爭等,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、五中全會、十九大文件里都講得很清楚,具體政策出臺不少。最近國務院剛頒布了外資市場準入負面清單,規定內外資、國資和民資一律平等。

  當務之急就是國家的大政方針、具體政策落實到位,在這方面要解決民營企業發展過程中所遇到的名義上平等、實際上不平等的潛規則問題。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是中央的大政方針,如果不能平等地對待民營企業,從講政治角度說是不合格的。

微信圖片_20190313155748.jpg

  更對民營企業開放

  【在對外開放的同時更是對內開放,特別是對民營企業開放。就民營企業而言,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。因此,一方面要推動進一步的放寬準入,另一方面民營企業要練好內功,這同樣是當務之急。】

  一個行動能勝過一大堆綱領,一個好的案例勝過一大批的“原則”。以聯通混改為例,聯通搞了混合所有制改革后,推出的低價格產品像鯰魚一樣把電信市場攪活,其他電信運營商也都在跟進。最近一段時間,手機資費水平已經下降了不小幅度,人們已經分享到了電信行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紅利。放寬準入的改革是可以進行的,而且大見成效,其他行業也可以推動進行這樣的改革。

  下一步的對外開放要提高水平,在對外開放的同時要更加對內開放,特別是對民營企業開放。大量的事實證明,一個行業,只要讓有本事的中國人、中國企業去干,很少有哪個行業的中國企業會沒有國際競爭力。當然,對民營企業來講,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。因此,一方面要推動進一步的放寬準入,另一方面民營企業要練好內功,這同樣是當務之急。

  對于三沙衛視記者“如何在混改中保護中小股東的權益,讓混改真正成為民營企業的機會”的疑問,南存輝解釋,今年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講到一個多億的市場主體里,有九千多萬是民營企業,其數量巨大而塊頭較小。

  民營企業好處在機制靈活,而很多民企擔心自己塊頭很小,與國企、央企混改,小股東權益如何維持?其實最重要的是如何建立現代企業制度,令大小股東各負其責。只有形成起規范的、法治化的環境,使公司法的制度要求落地,才能保護國有資產不流失、且保值增值,進而鼓勵、吸引民間資本參與混改。國企和民企混改,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。

微信圖片_20190313155751.jpg

  有信心發展民營企業

  【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大政方針不能變、不應該變,而且也變不了!如果對中國經濟發展的前景有信心,就應該對民營經濟發展的前景有信心,對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大政方針有信心!】

  面對央視記者“在進一步支持民營經濟發展、提振企業家信心、穩定企業家預期方面出臺哪些實實在在的措施”的詢問,劉世錦分析,民營企業發展過程中的信心和預期問題,一段時間曾經引起社會較多關注,這是對下一步民營企業長期穩定發展的一個基礎性問題: 一要對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大政方針有信心,二要靠政策、更要靠法治發展民營經濟,三要切實解決對民營企業形式上平等、實際上不平等的潛規則問題。

  民營企業伴隨著國家的改革開放發展起來,黨和政府支持民營發展的政策是明確的、一貫的,也是與時俱進的。兩個毫不動搖,是國家的基本經濟制度的宣示,其中一條講的就是包括民營企業為主的非公有制經濟。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11月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再次強調,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是黨中央的一貫方針,這一點絲毫不會動搖。

  經過40年的發展,民營企業創造了50%的稅收、60%的GDP、70%的技術創新、80%的就業、90%的企業數量和新增就業。可以說,民營經濟已經與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結成命運共同體。國家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大政方針不能變、不應該變,而且也變不了!如果對中國經濟發展的前景有信心,就應該對民營經濟發展的前景有信心,對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大政方針有信心!

  營造發展民資的政策法治環境

  【穩定民營企業的預期最重要的有兩條:一是平等發展的公平競爭,二是長期穩定的法治環境。】

  中央民營企業座談會以后,各地各部門行動很快,出臺了很多政策,民營企業生存和發展的環境正在發生積極的變化。但也有些民營企業反映說,他們所要求的其實并不是什么額外的優惠、特殊的照顧,更不是吃偏飯,要的是平等發展的條件、公平競爭的環境。政策支持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不因短期政策變化而變化的穩定的法治環境。

  最近一些年,民營企業發展中遇到一些問題,如“新官不理舊賬”;有些地方政府對民營企業欠帳不還;還有一些地方搞污染治理,本來按照環保的標準,可卻按照某企業類型搞簡單的“一刀切”,說關就關……這些現象表明,有些人頭腦中缺少產權保護意識,缺乏契約精神,缺乏法治觀念。

  劉世錦特別強調,穩定民營企業預期最重要的有兩條:一是平等發展公平競爭,二是長期穩定的法治環境。

  還要深化改革

  【要解決對民資形式上平等、實際上不平等的潛規則問題,還是要深化改革,對現有金融企業改革,更重要的是寬準入,發展一批給民營中小企業提供專業化服務的金融機構和金融產品。】

  劉世錦舉例:民營企業市場準入搞一些項目、也包括貸款,有些部門和和負責人經常想的是,還是給國企好,保險,出了問題后有人兜著,虧損也是從這個兜裝到另外一個兜;給民營企業,有風險。

  前一段時間搞金融領域降杠桿,國有企業因為是政府信用支撐,本來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杠桿率就比較高,應該對他們要減杠桿,可有些地方的情況是,民營企業由于沒有政府信用的支撐,反而日子更難過。

  民營經濟中的中小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,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就是國家的金融體系、尤其是銀行系統,過去給國有企業、大型企業,也給傳統業務服務;對民營企業中小企業創新活動,這些金融機構不論它的理念、機制、能力,還有金融工具等都表現得不適應。

  劉世錦指出,要解決這些問題,還是要深化改革,對現有金融企業改革,更重要的是寬準入,發展一批為民營中小企業提供專業化服務的金融機構和金融產品。

微信圖片_20190313155736.jpg


延伸閱讀

閱讀下一篇

2019年1—2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6.1%

2019年1—2月份,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6.1%,增速比2018年全年加快0.2個百分點。從2018年9月始,投資增速就出現企穩回升的趨勢。新開工項目計劃總投資2019年1—2月份同比增長4.9%——2018年全年下降17.7%;新開工項...

返回首頁

甘肃11选5历史记录